瀘定橋頭憶紅軍
來源:《人民日報》(2019年07月29日01版)  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19-08-02
本報記者 鄺西曦
  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瀘定縣的紅軍飛奪瀘定橋紀念碑,只見碑體形似鐵索,“5·29”的數字定格了一個光榮的日子。北面是聶榮臻元帥撰寫的碑文,第一句就是“一九三五年五月二十九日,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長征途中取得了飛奪瀘定橋的重大勝利。”
  84年前,中央紅軍左右兩路夾擊奔向瀘定橋,開路先鋒紅四團一晝夜急行240里,在奪橋戰斗中22位勇士匍匐前進,一寸鐵索一滴血。毛澤東在長征途中寫下“大渡橋橫鐵索寒”,朱德在10多年后仍感嘆“萬里長征猶憶瀘關險”。
  “1935年5月26日,中革軍委作出沿大渡河東西兩岸分兵北進,迅速奪取瀘定橋的決定。因敵情突變,28日,左縱隊先頭部隊紅四團出發沒走多遠,就接到必須提前一日,即29日奪取瀘定橋的命令,而此刻離瀘定橋尚有240里。”四川省委黨史研究室黨史一處副處長宋鍵介紹,“能不能到達并奪取瀘定橋,成為決定紅軍生死命運的關鍵。”
  “紅四團來到大渡河邊,為了搶時間,決定不做飯不睡覺,大家吃干糧、喝冷水,忍住疲勞一路向前。”甘孜州委黨校高級講師八足林青說,行至杵泥壩,對岸有一路敵軍正打著火把向瀘定橋增援,紅四團指揮員下令也點火把前進。敵人發出了信號,紅四團按俘虜提供的號譜進行聯絡,打消了敵人猜忌,繼續冒雨前行。
  “道路泥濘,紅軍用沾滿泥土、血肉模糊的草鞋跑贏了時間。”今年78歲的鄧明前就是本地人,聽父親講,那年紅軍曾路過他家門口。“距瀘定橋還有13里,有段山路很難走,寬度只能容下一人通過,懸崖邊就是大渡河,一摔跤便會滾下河。”鄧明前說,紅四團經過這里時天還沒亮,他們用綁腿作繩子相互拉著,把部隊串聯起來往前走。1935年5月29日黎明,紅四團按時趕到瀘定橋西岸,并占領了西橋頭。
  瀘定橋東面是東靈山,西邊是海子山,兩山之間的大渡河奔流而過,13根鐵索連接東西兩岸。“紅軍到達時,守敵已拆除大部分橋板,還在東橋頭構筑了工事。”四川省委黨史研究室黨史專家龔自德介紹,紅四團挑選出22名勇士組成奪橋突擊隊,第二梯隊緊跟著突擊隊鋪橋板,同時在橋頭配備強大火力。當天下午,全團號兵集中在西橋頭吹響沖鋒號,打響了奪橋激戰。
  李友林是22位奪橋勇士之一,他的兒子李理告訴記者,“父親回憶,他當時只想著奪下瀘定橋,聽到軍號聲和吶喊聲,奮不顧身向橋頭匍匐攀爬。冒著槍林彈雨,父親在鐵索上不停改變著爬橋姿勢,正要接近對岸時,敵人在東橋頭放火,鐵索被燒得滾燙,父親不顧熊熊烈火沖過去。紅軍部隊前赴后繼,父親同緊跟上來的戰友一起,與敵人展開巷戰,敵人傷亡慘重落荒而逃。”
  “飛奪瀘定橋是紅軍長征中一次奇絕驚險的戰斗,為中央紅軍實現與紅四方面軍會師這一戰略目標開辟了通道。”瀘定縣政協原主席孫光駿指向橋頭說。
  如今,紅軍飛奪瀘定橋紀念碑下,前來瞻仰的人們一批接著一批。60多名來自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退伍老兵來此參觀,曾當過班長的陳義華說:“應該讓孩子從小接受紅色教育。”紀念碑第一代講解員祝太兵介紹:“這里已成為重要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,越來越多年輕的面孔到此參觀學習,追尋紅色足跡,傳承紅軍精神。”

?
世界十大博彩公司排名-网上博彩公司排行大全-十大博彩公司官方平台_干部学院